来杯奶茶app怎么用

云东流(三十五)

人生轨迹:生于久浮界,南华州,青阳府,幼年失双亲,吃百家饭长大,十二岁拜入侠义门云海天门下,成为其九弟子。

其根骨天资一般,幸一向勤勉用功,方才能在而立之年换血大成,继而水到渠成凝练真气之种

其前半生行侠仗义,以继承侠义门为毕生追求,其师死后性情陡变,走火入魔间气脉大成,后加入赤练魔宗,后半生杀人盈野,肆无忌惮,极尽癫狂之能事

终于大丰二一九年惹怒炎阳七杀尺主,死于赤练魔宗毁灭之战。

死时面朝东极,以头抢地

功法:正气长河功,侠王斩魔刀,行云踏雪功

消耗道力可以回溯其记忆,功法

平铺直叙的数百文字讲述了云东流的一生。

不如通正阳的离奇,不如孔三的传奇,宛如这天下千千万万为仇恨奔波一生的武林人士。

云东流的后半生,惨淡的好似一抹可笑的戏剧。

完诠释了什么是好人没好报

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

可惜粗略搜寻的信息实在有限,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来了。

转过念头,安奇生眸光落在最后一行文字之上,若有所思:

“炎阳七杀尺”

有一件天人神兵的问世。

而且,还能够覆灭赤练魔宗

六狱魔宗只是统称而已,实则,在庞万阳之下,六大魔宗之主都是天下绝顶高手,传说之中神脉成就的大宗师。

任何一方魔宗都是高手如云,能够覆灭一方魔宗,这些兵主,似乎强的离谱。

就是不知道,是神兵之力,还是依靠神兵窥到了那无上破碎的天人之境界

久浮界数万年以来,无数天骄人杰追寻着天人境界,一如玄星之上的诸多先贤追寻着不可知的前路。

唯一不同的是,久浮界是真正有天人境界存在,古史之中明确记载着那八位天人斩开天门,破碎而去的事实。

“二十年后,八大兵主都会出世?还是说,现在已经出世了?”

安奇生对于这八大神兵的兴趣越发的浓厚了。

即便是他此时的武功体魄,都很难想象怎样能斩开一道天门,怎么个破碎而去。

斩破虚空?

这难度,只怕你一剑斩落星辰的难度还要更大的多了。

可惜,天地茫茫,久浮界人口百亿计,他想要寻出可能出世也可能还未出世的八大剑主不亚于大海捞针。

放下念头,云东流所会的几门功法浮现在他的心中。

道力搜寻信息,自然不会遗漏其所学的功法,可惜,他如今的道力也不足够搜集其大致信息,若是能搜寻其详细信息。

几乎一念之间,可以将其现在,乃至于将来学到的功法一并到手。

“这门正气长河功,也要换血之后才能习练,等级与龙虎纯阳气相差仿佛”

念头一动,随即转为沉寂。

开始打熬体力,发虎豹雷音洗涤肉身,经过天一珠提纯之后的内力在肌肉的高频运作之下,已经渐渐的向着骨髓深处而去。

这是他抱圣胎即将功成,内功也即将步入换血之境的征兆!

而自他从垂死之躯到如今这个地步,也不过短短的五个月而已。

呼!

吸!

低沉悠长而又富有韵律的呼吸声中,安奇生开始了日常打磨肉身的过程。

人体是极为奇妙而又脆弱的,纵使明悟了丹劲,催发劲力还是要小心翼翼。

玄星之上,明悟丹劲奥秘,却死在抱圣胎这个过程之中的人也比比皆是。

由不得他大意。

哗啦啦~

耳畔之中,血液流动之声不绝于耳。

安奇生外松内紧,搬运气血,小心翼翼。

抱圣胎这个过程如何谨慎都不为过,这两个月以来,他不但在入梦之中日日尝试这个过程,现实之中也极为小心,力求这个过程完美无瑕。

甚至于明明内力的作用可以加快这个过程,他都完不动心,按部就班的走着这个过程。

他的感官很敏锐。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能够感觉到肠胃远超之前的强大蠕动,心跳低沉有力的跳动之下,血液流速可快可慢

渐渐地,安奇生进入了忘我之境。

他的心灵好似一下飘飞出来,无比冷静的感觉着身体的每一丝变化。

他能够感觉到,血液流动之间,每一寸肌肤毛孔的感受,他能够感受到内脏蠕动过程之中,一枚枚丹药的快速消化,继而营养运送到身的过程。

不知过了多久,安奇生的身子突然一震。

一股无比圆满,无比满足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升腾而起。

这种感觉,好似是自己最后的一块缺陷被弥补上,带了无数年的枷锁一下被打开,身的器官都在发出愉悦的信号。

以至于大脑都有些醺醺然,但这却并不是醉酒之后的微醺,而是潜能被激发之后的快感!

至此,安奇生心中生出明悟,自己的抱丹功夫终于大成了。

已然可以涉足罡劲功夫的修行了!

哗啦啦~

与此同时,安奇生的心中陡升好似大将滔滔,海浪拍击之感!

那经过天一珠一次提纯,自己吞服各种丹药温养了数月的内力,终于进入了骨髓的深处!

没入了血液之中!

咕咚~

发出吞吐之音。

气入血之刹那,安奇生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身躯,重了!

哪怕是微不可察的一点重量,他却真切的感觉到了!

继而,他的身躯就是一热,好似吃下了大补药一般,浑身的毛发都好似一下竖了起来。

“这这种感觉,与孔三,明棠,慧果,赵言言,东门若等人的换血之时的感觉完不一样”

抱圣胎一成,即可达到换血之境,安奇生心中却为之一紧。

久浮界的武道修行,他未曾有过师父指点,一切是自学,但他可以入梦,完不差分毫的体会到诸多高手突破每一个关卡的感觉。

固然人体有差,个人的关卡也不尽相同,但是大致之上的感觉,却也不应该大相径庭!

换血,换血。

顾名思义,是排出老血,以新血充盈身,以更为强大的血液滋养出更强的肉身。

同时,内力与血液合一,流经身直达发梢,此界武者对于内力的运用也将会达到一个极高的程度。

但此时,内力与血液的融合,他却并未有这种感觉。

内力,被血液吞掉了!

他的感觉之中,自己的血液,在极度贪婪的想要吞噬更多的血液

“是了此界众人打磨肉身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承接天地灵气以凝聚真气之种,体魄不能够与我相比

我明悟丹境,这百日抱圣胎搬运凝聚气血的过程之中,本身就是一个排除杂质的过程

是以,我不需要换血,只需要将更多的内力输送到血液之中,自然而然的,体魄就将再度发生蜕变,换血百日关,对我几乎不存在!”

安奇生心思转的很快,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与其他所有人都不同之处。

继而,他心念一动,暂缓了内力与血液融合的过程,入梦自身。

先行在梦中尝试这个过程。

多次尝试之后,安奇生缓缓睁开眼,面上泛着一丝笑容。

自己想的没错。

抱丹之后,人体内外纯净,血液已经在搬运凝练的过程之中得到了洗涤,体魄提升与此也有关系。

而换血百日关,就是血液与内力的深层次融合,以此再度来提升肉身。

换而言之,自己的体魄还可以再度经过一层蜕变!

现在唯一可虑的,就是经过天一珠提纯一次之后的内力,太少了,与他奔腾如海的血液相比,太过微乎其微了。

毕竟,被那孔三夺取部内力之后,这具身体之中的每一缕内力都是他重新练出来的。

至今,本来才不过五个月,又经过天一珠的提纯,分量百不足一,远远达不到自己的身体所需

“待到内力与血液的彻底融合,我体魄二次提升之后,不知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光景”

安奇生微微皱眉,心思电转:

“内力的提升,要提上日程了”

不过转眼,他就斩去了自己发散的思维,稳重的人,心思都太多了。

血液流动之间,开始与他身的内力进行深层次的融合。

而他本就已然极度强横的体魄,在这个过程之中,似乎又有了缓慢而真实不虚的提升。

一点一点。

一滴一滴。

荣华府,坐落在华衍山脉以西数百里之外的广阔平原之上,大丰三大长河之一大龙江蜿蜒而来,宛如玉带一般环绕荣华府而过。

充足的耕地,方便的水源,便利的交通,使得荣华府成为在枫州乃至于整个大丰之中,都算得上繁华的城池,人口高达百万之多。

荣华府中,宽阔到足以数马并行的宽阔街道四通八达,井然有序,街道两旁屋宇鳞次栉比,诸多店铺热闹异常。

宽阔的大街上人流如织,车马穿梭,提刀挎剑之辈比比皆是。

荣华府正北,占地巨大的城主府,更是威严肃穆至极。

高大的院墙之中,假山,湖泊皆有,甚至还有小型的跑马场,练武场,花园,狩猎山林

城主府西南,一院落群之中。

仅剩一臂的明棠躬身而立,光洁地板之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难看的脸色。

两月之前那一枪,只差一线就能刺穿他的心脏,即便他躲过必死之伤,右臂,连同半个臂膀都被挑了下来!

这个严重的伤势,几乎断绝了他的气脉之路!

除非能拿到传说之中的那些奇珍异宝,否则他的武道之路,到此就要止步了。

“明棠”

好似铜钟撞响一般的声音回荡。

“属下在。”

明棠深吸一口气,他的眸光上移,可见屋子正中,阴影垂流之下,那一只缕金长靴。

那是他的顶头上司,六大名捕之一的薛潮阳。

气脉大成的无上人物。